网站首页 > 饮料配方> 文章内容

食品饮料的资金争夺战:老品牌掀起上市潮新品牌争当资本宠儿

※发布时间:2021-7-11 17:58:07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“永不上市老四家,顺丰华为老干妈,还有一个娃哈哈。”——这句顺口溜里提到的四家公司,曾被称为“不上市联盟”。然而,随着顺丰借壳上市、娃哈哈上市口风松动,这个联盟已。

  娃哈哈的老对手——农夫山泉,同样曾自身“不需要上市”,但在2020年其即已“食言”登陆港股。作为食品饮料行业的龙头企业,农夫山泉赴港上市后的表现,不断刷新人们对消费赛道的认知。

  都说“消费是的投资主题”,这个观点在2020年的疫情下,得到了最好的验证,自2020年以来,食品饮料这一细分消费赛道热闹非凡。

  一级市场上,资本蜂拥而入争抢好项目,元气森林、喜茶等新兴品牌融资频频,如卫龙这样已成立20年的老品牌也首次引入了外部资本。据IT桔子统计数据,仅2021年1-5月,食品饮料赛道融资总额就已突破百亿元。

  在二级市场,以贵州茅台为首的消费股涨势惊人,农夫山泉、金龙鱼和东鹏饮料等老消费品牌甫一上市,便成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,股价飙涨。今麦郎、郎酒、卫龙也已在IPO的上,大讲资本新故事。

  食品饮料赛道的一场资本鏖战已然——老消费品牌为何在此时掀起上市潮?资本为什么愿意给它们高估值?巨额资金涌入消费赛道的背后,投资风向发生了什么转变?「子弹财经」与多位投资人、行业分析师深聊了一番,试图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。

  自2020年以来,食品饮料领域的老品牌IPO渐成风潮。农夫山泉、金龙鱼和东鹏饮料等接连成功上市,郎酒、今麦郎、卫龙和五芳斋等也没闲着,陆续发起IPO冲刺,在资本市场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。

  “以前,一些企业认为,我不缺钱干嘛去上市?为什么要把我的股份、盈利跟投资者去分享?觉得上市没有必要。但它们忘了,上市以后企业可以更好地去收并购、招募更好的人才、拓展更多的市场。”潮商金控资本市场部总裁虞建卫对「子弹财经」说道,好的上市公司,做得最多的就是吸收合并,缺市场就买市场、缺团队就买团队、缺品牌就买品牌,最后做的是行业整合。

  仔细翻阅农夫山泉、金龙鱼和东鹏特饮等老消费品牌的财务数据不难发现,这些公司基本已经做到了细分领域的领先,大多数看起来并不缺钱,其中一些还有不错的现金流。此外,农夫山泉、郎酒和卫龙等属于家族企业,一般而言,家族企业往往不愿引入外部资本稀释家族持股。

  长期远离资本市场的老消费品牌们,自身发展和面临的外部发生了什么变化?为何选择在此时密集与资本接触,掀起“上市潮”?

  从资金端来看,近两年PE资本、货币资本比较集中,大家的资本运作能力比较强,而且上市的条件相对来讲比较宽松,整个一级半市场到二级市场打通的能力比较强。“一些大的VC、PE公司以及一些财富公司等,其实都担当了类似券商或是券商代理的角色,市场非常活跃,使得老消费品牌有机会上市。”

  从资产端来看,这两年主要的基底是消费侧,2015-2021年,整个供给侧消费侧的趋势非常明显。“因为供给侧降本增效达到了一定阶段后,中国的消费业、零售业是趋向于往品牌化和增大消费购买力的趋势走的。”

  在杨歌看来,自有品牌比如喜茶、元气森林,一些回归的老品牌比如北冰洋、星瀚资本投资的活力28,还有金龙鱼等品牌,都是消费侧里最有优势的一批公司。

  “老消费品牌已经在过去20年里占有了用户。现在,用户一部分是、一部分是重构、一部分是新建,这样就能够迅速搭建起消费侧的社群,形成消费侧文化共识。而商业的本质实际上就是生产和交易,这里面的经济总量就是用文化共识建立起来的。”

  杨歌进一步指出,泡泡玛特代表的是新兴品牌的文化共识,而金龙鱼、活力28则是传统品牌文化共识的。在这过程中,本身这些品牌就有机遇,加上这两年消费侧浪潮,产品端、资产端都有机会,还有资金端的助力,就形成了老消费品牌上市浪潮。

  “中国快消品已经进入到产品、渠道、推广、体系同质化的一个充分竞争的节点,那么,差异化在哪里?护城河又在哪里?所以,企业一定要通过‘五多战略’——多品牌、多品类、多场景、多渠道、多消费人群的战略布局,提升自身的综合实力,把护城河加宽加深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「子弹财经」表示。

  他指出,要快速布局“五多战略”,一定要依托资本市场的。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传统企业在这两年扎堆上市的核心原因。

  虞建卫告诉「子弹财经」,现在整个消费格局、消费和消费价值观都已发生了很大变化,以前市场是60后、70后、80后主导,消费观念比较传统,而现在市场是90后、00后主导。随着消费者年龄结构出现分化,消费也发生了变化。

  “像卫龙辣条、元气森林、螺蛳粉等产品为什么卖得好?就是因为90后、00后的消费观跟以前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  在虞建卫看来,老企业如果不升级、不转型、不提升,发展停滞不前的话,就可能会被淘汰,而且淘汰的速度会很快。“如今,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,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供大于求的,而且消费习惯在改变,如果传统老品牌还是按传统方式来走,就会出现很多像老干妈这样的企业。——老干妈不融资也不贷款,在她儿子后,现在市场份额变得很惨。”

  “以往,大量货币转到房地产,但现在房地产不好投了,大家需要找到新的能避险、能升值的优质资产。目前来说,消费类股票是比较好的避险工具。所以,老消费品牌为什么去上市?可能也是觉得现在对于消费类、服务类的一些传统品牌来说,是最好的时机。”虞建卫表示。

  事实上,消费股在二级市场一直备受瞩目。多年以来,贵州茅台长期引领“喝酒吃药”行情。2020年,众多行业受到疫情影响,但消费品却在资本市场大放异彩,白酒股的走势更甚以往。

  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报告显示,截止2019年底,全球上市的中国公司总市值Top10里,只有贵州茅台(市值14861亿元)一家消费公司入榜,排名第6位。到2020年底,该榜单中出现了贵州茅台(市值25099亿元)、五粮液(市值11328亿元)2家消费公司,分别位列榜单的第3位、第9位。

  2020年,除能源和金融地产行业外,各行业均录得正向收益,其中可选消费、主要消费涨幅排在前两位,涨幅分别为63.62%、61.43%。(44.67倍)甩到了身后。

  2020年9月8日上市的农夫山泉,暴涨的股价一度将其创始人钟睒睒送上了“中国首富”和“亚洲首富”之位。截止7月8日,虽然经历了今年春节假期后的大幅回调和气泡水营销“翻车”的负面影响,农夫山泉股价已跌至38.3港元,但较21.5港元的发行价仍有78.14%的涨幅,市值达到4307亿港元,市盈率为68.69倍。

  顶着“创业板史上最大IPO”头衔上市的金龙鱼,在2020年10月15日上市当天股价大涨117.9%,总市值达到3036.09亿元,排到创业板第三位。截止7月8日,同样已经历回调的金龙鱼股价报收于80.28元,较25.7元的发行价上涨212.37%,市盈率达到69.29倍。

  今年5月27日上市的东鹏饮料,截止7月8日,其股价报收于263.86元,较发行价46.27元上涨470.26%,短短31个交易日里已收获16个涨停,市值达到1055亿元,市盈率为77.18倍。

  这样的资本热度一直延续到一级市场,据「子弹财经」了解,这两年来,消费领域的投融资异常火热。尚未上市的食品饮料领域的新、老消费品牌们均受到资本热捧,大额融资不断,估值持续高涨。

  青山资本副总裁艾笑曾对界面新闻指出,在2016年前后,早期消费类项目的估值差不多在1000-3000万之间,但是2020年类似团队的项目估值可能已经是亿元起。

  今年4月,元气森林拿到了由华平投资、红杉中国和淡马锡参与的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,投后估值达60亿美元,推背图全集是一年前20亿美元估值的3倍。

  同样在4月,卫龙完成了5.49亿美元Pre-IPO轮融资的资金交割,CPE源峰、高瓴、腾讯、云锋基金和红杉中国等一众知名公司现身股东行列。这是卫龙成立近20年来首次引入外部资本,93.82亿美元(约615亿元)的投后估值,比三只松鼠、良品铺子和洽洽食品3家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还高。

  “一方面,市场比较火热,资本溢价导致了这一情况。另一方面,中国进入消费侧的阶段,大众目光都集中在消费侧,钱进来自然水涨船高。此外,在中国内循环重要战略下,大众也非常看重国有品牌,无论是新的还是老国有品牌的,这里面有大众走国运的需求,所以估值给得比较高。”杨歌对「子弹财经」分析道。

  据CVSource投中网数据,2020年,消费类企业的融资事件数量为1444个,融资总金额达到10212.57亿元,而2019年仅为6699.57亿元,这也是在2017年之后总金融再度突破万亿元;单笔融资均值达到7.07亿元,创下新高,而2016-2019年该项数据保持在3-4亿元。

  另据IT桔子统计,2020年,国内食品饮料(不包括正餐、快餐等餐饮业态)投资事件数量同比增长了51%,融资总额达到79亿元,同比增长137%。而2015-2019年,相关领域年均融资在35亿元左右。

  2021年,这一趋势继续加强,前3个月,食品饮料领域的融资额已超去年;截止5月,融资额已超过了百亿元。

  “这两年消费投资的确常火热,甚至是过热了。”英诺基金消费合伙人王晟对「子弹财经」表示。

  “之前有一家消费品牌在融资的时候,因为想投的人太多,所以要求所有投资的VC写个小作文:讲一讲你是谁,你怎么理解我,你认为我是谁,你能够做什么事儿帮助到我?写了小作文人家才聊。所以可以看到,小投资机构在投消费这件事情上很内卷。”王晟举例道。

  “现在的消费者有一个很强的特点,这些年轻人对海外的、过去传统的品牌或大牌没那么感兴趣,而对国货品牌都是买单的,当然前提是品质、设计、销售等都要做得比较好。资本看到了消费者愿意踊跃地尝试消费新品牌,体验好还会复购,所以会觉得这个方向常值得投资的。”

  “现在VC进入了一种‘’的状态,前两年很多VC还在思考,这两年新入局的一些VC已经不思考了,看到一个新消费品牌或品类,基本上一拍脑袋就去投了,我觉得还是存在比较大的风险。”王晟对「子弹财经」表示。

 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创投机构都在追求技术创新的项目,但近年来,一些曾经投硬科技的投资机构也开始“跨界”投资消费品。

  CBNData消费站发布的《2020消费领域投融资趋势报告》指出,此前更多关注互联网领域的梅花创投成为2020年消费领域除红杉资本外最活跃的投资机构。2020年,梅花创投在消费领域共出手14次,投资项目包括鲨鱼菲特、BUFFX等食品品牌。

  2020年底,长期关注TMT、先进技术和医疗健康的北极光创投宣布进军消费品投资。“经过几个月思考和拜访相关的公司,我们的结论是:我们没有理由不投中国的消费品公司,尤其是国货新品牌。”北极光创投合伙人林称。

  此外,此前专注于文化娱乐产业的辰海资本、以医疗投资著称的弘晖资本等,也把投资目光转向了消费领域。

  对此现象,虞建卫对「子弹财经」分析道,一方面,很多消费品公司是盈利的,并且市场在不断往上走,另外,从行业周期性来看,现在正好是消费品比较热的周期。“不管是经济发展好还是不景气,消费品市场永远是被看好的。”

  但另一方面,目前很多科技型公司都还停留在概念阶段,不管是人工智能、新材料、新能源,还是互联网、物联网和生物技术等。“技术需要时间进行迭代,技术的普及也需要时间周期才能形成商业化,但目前真正创新的企业、真正创新的技术能应用于市场的少之又少。”

  在虞建卫看来,真正好的价值投资还是投消费品。“茅台、农夫山泉这些公司股价不断创新高,说明市场投资还是回归到了本质。”

  “从GP的角度讲,转的并不是那么多。”杨歌告诉「子弹财经」,这两年一些投消费或有消费赛道的头部GP在做大,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。但是新增的GP、资金管理人进入消费赛道,相对来讲没有那么多。因为行业集中度比较高,这两年对于运作头部消费品牌的能力要求比较高。

  “相反,从LP的角度来说,包括机构投资人和个人投资人,涌入到消费赛道的非常多。因为LP属于行业导向非常的一种类型。”杨歌说道,这两年,并不是因为消费而增加了投资从业者,而是大家都想直接吃到资本增值,所以LP转向相对比较多。

  作为民生刚需的行业之一,食品饮料赛道一直是资本市场的焦点,如今更是呈现出“一级市场争抢项目,二级市场股价狂飙”的景象,这里面不仅有国情大背景的原因,还有行业自身发展规律的作用。

  当无数热钱争先涌入赛道,吸引来的不仅是老牌企业们的“跃跃欲试”,更有新兴品牌来势汹汹,这也意味着整个资本市场的“资金争夺战”愈趋激烈,而新老品牌之间的行业竞争也将进一步加剧。

  对于老品牌而言,迈入资本市场将是其实现焕新、再度跨越的大好机会,然而,想在消费升级的新市场获得年轻群体的青睐绝非易事。毕竟,在资本市场上,虽有农夫山泉、金龙鱼和海天味业等“老树发新芽”的典范,但也有全聚德、狗不理与加加食品这样的案例。

  而新品牌在备受资本追捧的当下,手中握巨资,面对高估值,也仍需加强供应链管理、产品创新研发及品牌建设,力争在诸多新消费品类中杀出重围,否则也难以“笑到最后”。

  时代不断变换,资本市场上的较量与热潮,永无止境。食品饮料赛道上的这些旧王与新主们,将迎来一场又一场的淘汰赛。

  

关键词:饮料品牌